继续看书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偷看被抓实在有些尴尬,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为了打破僵局,我脑子不知道是不是被蛇精吓傻了,开口问了句:“你是狐狸精?”

说完这话我就想抽自己,狐狸精在我们这是骂人的话,人家刚刚救了我,就算是狐狸变化的人,我也不能这么问人家啊,祈祷他不知道这三个字是不好的话吧。

果然,他听见这三个字脸色阴沉,半天没有回答我。空气比刚刚更冷了,这次我学乖了,不再尝试打破僵局了,倒是他开了口:“你就是老王头儿的外孙女?”

老王头?哪个老王头?

“王学义,你就是王学义的外孙女吗?”看见我面露疑惑,他又补充了一句。

王学义....这名字真耳熟,外孙女?我一拍脑门瞬间想起,王学义就是我那死去的姥爷,因为我从没见过,所以对这个名字有点陌生。

想起来以后我赶紧回答:“对,王学义是我过世的姥爷,只不过在我出生前他就不在了,所以我也从来没见过他。”我尽量解释的详细一点,显得我比较热络。

“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啰嗦。”他皱了皱眉继续说道:“既然如此,三日之后我来找你,随我圆房。”说完他抬腿作势要走。

我赶忙拦住了他,“圆房?什么圆房?你说明白一点!”

他甩开我拉着他袖子的手,好像嫌弃我脏一样,掸了掸灰,面无表情的说:“你姥爷在死后把你许配给我了,当时你妈即将一命呜呼的时候,是你姥爷的魂魄求到了我,不然当时我也不会在雪地里用我的灵力封住你妈的七窍,保住她的肉身,救她一命。”

“如果当时你妈在雪地里冻死哪还有你?听懂了吗?真是啰嗦!”

看着他傲娇的神情,我有点堵挺。我就问了一句话而已,你自己说了这么一大长串,咱俩到底谁啰嗦?

更何况我一个女孩子听到别人要跟我上床我还不能好好问问了?真是神经!

不过这些话我并没有胆量说出口,只是在心里狠狠地腹诽了一番便小声开口道:“我听是听懂了,但我不.....不愿意...”先前为了保命逼不得已要和徐道长做那事,虽然心里千百个接受不了,但徐道长再不济也是个人,眼前这个男人倒是长的好,但,但他不是人啊!

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还不如蚊子在耳边嗡嗡的声大,但他却听的一清二楚。

“我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我是在通知你。”看着他那张好看的脸一点一点凑近我的脸,捏着我的下巴一字一句的对我说,口里喷出的气,如兰花一般好闻。我被他的美色搞得晕头转向,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很好,三日后,我来找你,记得沐浴焚香。”留下这句话他就再也没有回头,大步流星的走了。

等他走了半晌我才反应过劲来,我刚才是答应了吗?一拍脑门,连连摇头感慨自己糊涂,竟然被他的美色所迷惑。

长的再好看,也是一只狐狸啊,也是精怪啊,而且听刚才那个蟒玲花说的意思,这还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应该在整个东北地界都是个狠角色,才刚刚从蛇口脱险,现在真是又入狐洞!

看看眼前院子里的打斗的一片狼藉,东屋的窗户也碎了,房梁也烧黑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可能是精神过度紧张以后突然放松,加上昨天我就几乎没睡觉,一直到现在天又快亮了,我实在是太困了,没有精力去想什么三天以后的事了,现在只想蒙头大睡。

这两天被蛇精的事情折磨的苦不堪言,倒身到炕上连褥子都没有力气去铺,随便找了个外套盖在身上,没一会儿就进入梦乡了。

这一觉睡的可真香啊,不过睡梦中,有一个穿着土蓝色中山装的老头,非常慈爱的看着我,久久也不言语,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对我开口说了一句:“孩子,姥爷对不起你,别忤逆他才能保平安啊....”

说完就消失在我的梦境。我也没当回事,继续我的春秋大梦,梦里我去上学,看到了很多我从没见过的东西....

直到感觉有人拍我的脸,我才懵懵登登的醒了过来。

“小宁,小宁...”

“孩子,你醒醒...”

我一睁眼,看见我妈,我姥姥和我大舅妈三张脸围着我看,看见我缓缓睁眼她们瞬间松了口气。

我妈赶紧把我扶坐起来说;“小宁,你要把妈妈吓死了,你连着睡了两天两夜了,再不醒你大舅妈就要想办法替你招魂了!”

什么?我竟然睡了两天两夜?我看见我妈担心的样子赶紧安慰她道:“妈,我没事,可能是这几天被蛇精的事闹得一直没休息好,好不容易解决了,一下子放松了睡得久了一些。”

接着我看向大舅妈,继续说道;“大舅妈,谢谢你的保命符,不过大白鹅它...”还没等我说完,大舅妈就打断了我:“孩子,你没事就好,大白鹅也算完成了它的使命。不过你到底是怎么蛇口脱险的?”

显然,大舅妈对我能活下来实在是非常意外,虽然她把保命符和大白鹅给我留下,但从心里她也知道我能活下来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

那天晚上大舅妈一直在安慰我妈,怕她第二天回家看见我的尸体接受不了,话里话外的还给她打了预防针。

第二天鸡刚刚打过鸣,我妈她们就急冲冲的回家找我,进院子她们就看见了死去的大黄,还有一地鹅毛,再加上打斗后破败的房子,我妈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

但还是抱有最后一丝希望,到西屋看看有没有我的身影。结果看见我好模好样的躺在炕上睡觉,我妈当时就哭了,想来叫醒我。

大舅妈虽然满脑子的疑问也想问个究竟,但还是拦住了我妈说;“让安宁好好休息吧,她昨天应该吓坏了。”

就这样他们那边忙着修葺房子,这边让我安安稳稳的睡觉,只不过这一晃两天两夜过去了,第三天日上三竿了,我妈看我还是没有一点要睡醒的意思,除了能感受到有呼吸,甚至连个身都不翻。

我妈慌了,以为我魂被勾走了。连忙又去把我大舅妈找来,试图替我招魂。好在叫了我几下我就醒了过来,她们这才放心。

我看着大舅妈一脸惊讶,于是跟她解释道:“大白鹅牺牲以后保命符也被蛇精骗走了,最后关键时刻是一只狐狸救了我。”

听见我说到狐狸两个字,大舅妈就更激动了,捏着我的肩膀赶紧问道:“狐狸?可是一只赤毛大狐?”

我不明白为什么大舅妈这么激动,点了点头回答道;“嗯对,是一只红色的狐狸,我听到他叫胡玄卿。”

大舅妈松开了手,自言自语了句什么我没有听清。不过我猛然想起来,胡玄卿临走的时候告诉我,三天后他会来找我圆房!

我“腾”的一下从炕上站了起来,“妈,你刚才说我睡了两天两夜?”

“对啊,从那天早上我们回到家就看见你一直在睡觉,一动不动,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给我吓得,以为你...”

我妈后边说点什么我已经听不进去了,今天是第三天了,也就是说过了今天晚上十二点,胡玄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找我圆房了!

我该怎么办?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可是我又能逃去哪里呢?

大舅妈看见我脸色煞白,一动不动的站在炕上愣神,朝我挥了挥手问道:“安宁,你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对啊,大舅妈对这方面的事非常精通,她肯定有办法帮我!于是我赶紧对大舅妈交代了事情的经过,一丝细节也不敢落下。

“你的意思是,这胡仙今天十二点以后就会来找你圆房?还是你姥爷亲自答应的?”

听我说完以后大舅妈像是没听懂又或是不相信一样又找我确认一遍。大舅妈没等我回复她,转头问我妈:“大姐,安宁说的这个事,确实存在吗?”

我妈低头沉思了一会:“我记得当年,我确实因为徐老赖离家出走,上了山。那天是三月三上巳节,都这个月份了,当天还下了场很大的雪,所以我记得很清楚。”

“我当时朝山上走的时候就感觉后面有东西跟着我,低头就看见除了我以外的脚印,吓得我头也不回的往前跑,后来脚下一滑就摔了过去,后来我就昏了就不知道了。”

大舅妈听我妈说完以后点了点头说;“看来这胡仙并没有撒谎,当年咱爹的魂魄可能真的是找到了他,才保住了大姐你的命。不然那么大的雪你早就冻死了。”

接着转头继续跟我说:“安宁,既然如此,大舅妈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这胡仙有恩于咱们家,既然当年和你姥爷口头有协议那就必须履行。”

这回轮到我傻眼了,按照这么说,他救过我妈,昨天又救了我,别说他是只狐狸,就算他是头猪我也得跟他圆房了?但想想我正值花季,对方还不是人,我心里有点迈不过这道坎。

不甘心的继续问我大舅妈:“当年只是姥爷的魂魄和他有个口头协议而已,如果我不履行这个协议呢,或者说..."

大舅妈连连摆手打断了我:“修仙的动物最重承诺,你向他许愿求财,他给了你财你就必须得去还愿。如今是向他求了保命,而且清清楚楚的说明要你去跟他圆房才能还愿。他保了你们母女的命,你若敢违约,轻则你们母女把命还给他。重则会牵连咱们家所有人,每一个人都会不得好死!”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