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在场的人纷纷诧异,曾经那位丹田被堵,惨遭青玄门逐出门派的沈家废物二公子,跟随一名跛脚武夫离开后,再回来似乎习得了一身武艺。

三品修士的钟武竟瞬间被拿下。

当然,在场明眼人都能看出钟武是轻敌,加之与一位武夫近战。

赵无极这位作为青玄门下一任掌门候选人,眼见同门师弟在自己大喜之日被废去双腿,顿时大怒。

嗡——

赵无极浑身上下迸发出强大剑气,他已然是一名中三境的五品修士,修习出了剑气,如此修为已然不弱,加之有剑气护体寻常手段难以伤其分毫。

“狂妄,沈天君双拳难敌四手,纵使你已然另辟蹊径,成为了一位拥有不俗战力的武夫,可这并不能成为你叫嚣的资格。”

赵无极决定亲自出手结束这场闹剧,他拥有五品修士的实力,放在州城年轻一辈都不算弱。

飞仙大陆,无论是修士或是武夫都分九个等级,而九品又有着巨大的境界划分,一二三品不过是最低级的境界,被称为下三境。

四五六品的修炼者则是中三境,能达到中三境的人实力将得到质的飞跃,能修行更强,更诡异莫测的手段,并能与本命法器心意相通,从中能更得心应手的使用手中武器。

其中,领悟出了剑气的剑修实力更加可怕,剑修最善攻伐,有强大者仅有剑气便能伤人。

而立之年,便拥有五品修士的实力,这是赵无极的底气,也是他能立排其他同门成为青玄门大师兄的最大资本。

“成为武夫的确没有叫嚣的资格,可你又知晓我是哪个层次的武夫?”

沈天君目光冷漠的盯着吴媚,新婚当日死夫君,应该是会很痛苦吧?

“那就让我试试你有几斤几两,敢如此放肆。”

当即,赵无极手中的青色长剑吞吐着锋锐无匹的剑气,化为一口三丈长的巨剑朝沈天君刺去。

恐怖的能量波动,将周围的桌子掀飞,离得近的宾客都被这股能量给震开。

“无极实力又精进了不少,六品修士近在咫尺,当他踏入上三境的七品修士之日,便是加冕青玄门掌门之时,前程似锦啊!”

许长顺长老望着赵无极展现出来的力量,欣慰不已的抚须轻笑赞赏道。

“他,可能没有那天了。”

沈天君轻飘飘的话落下,而他原本站在钟武身旁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大厅,背负着双手站在赵无极的身侧。

“噗嗤——”

时间仿佛静止了般,所有人愣住之际,赵无极的那口青色长剑的剑柄,从他的胸口缓缓出现在后背位置。

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

“这……”

青玄门的所有弟子纷纷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一幕,刚刚发生了什么?

赵无极不是要持剑向沈天君出手嘛,为何沈天君都没出手,赵无极的剑就刺自己了,还是剑柄做头刺穿了胸膛。

“哇——”

赵无极哇的一声,口吐鲜血,双眼惊惧无比的凝视着沈天君,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武夫?!

“无极……”

许长顺脸上的笑意还没收敛起来,便看到赵无极胸口被贯穿,口吐鲜血倒了下去,他惊吓不已的起身。

“沈……沈天君你知道赵无极的大哥是谁吗?”

望着倒在血泊中的赵无极,吴媚那张带着几分狐媚的脸孔铁青无比,她愤怒的转头冲沈天君厉声喝道:“大乾律,城内若有行凶杀人者,必将承受五马分尸酷刑,难道你也是魔道妖人嘛?”

“对,此子必然已经堕入魔道,与他那个亡命大哥一丘之貉,他必然知晓罪民沈天行的下落。”

许长顺长老从震惊悲痛中回过神,愤愤不已的冲人喊道:“快,快去通知官府缉拿这个手段残忍的魔道妖人,一定要让他接受最残酷的死刑,方能告慰无极的在天之灵!”

“若我是魔道妖人,哪来的这座锦绣繁华,太平盛世的皇朝?”

沈天君步伐轻缓的走到吴家高堂位置,冲吴家夫人挥挥手示意。

吴母见沈天君如此强势霸道,深咽了下喉咙连忙起身让开座位,她无法想象当年那个跟在沈天行身后屁颠屁颠跑到她家门口偷李子的少年,如今竟会成为一个如此嗜杀残忍的魔头。

“你们看起来似乎对沈某很有意见?不妨大胆的说,反正你们也活不了多久。”

沈天君旁若无人的坐下后,目光淡淡瞥了眼身旁气得拳头紧握的吴家家主吴应雄,曾经在他眼中颇具威严的长辈似乎已是一位头发花白,只能无声瞪眼的病虎了。

“沈天君,老夫真没想到,时过境迁,当年那个无知小儿竟会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嗜血屠夫,你这是要步你大哥的后尘啊。”

吴正雄倒也身居高位多年,已然从方才赵无极的死中回过神来。

“我也没想到。”

沈天君不以为然的挑眉冷漠道:“当年我沈家是如何帮助你们小小商贾吴家的,这座气派的吴府有我沈家多少功劳?可到头来你们却恩将仇报,逼死我爹娘,追杀我大哥连下人都不放过!”

顿了下,沈天君一拍桌子喝问道:“我就问一句,我大哥是生还是死?”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

吴媚望着杀了人还有恃无恐,旁若无人坐在他们吴家高堂之上的沈天君反问道。

“生,我就带他一起见证你们的死期,正好让你们在绝望中多苟活几日。”

沈天君转头与吴媚对视道:“死,我现在就杀光你们,并找出所有参与迫害我沈家之人。”

“天君公子,你大哥还活着。”

这时,外面响起一道怯懦清丽的女子声音,只见那位穿着白色素裙,略施粉黛的女子上前望向沈天君解释道:“不过,他与一位魔道妖人逃进了南疆密林深处,无迹可寻。”

“方怡,有你说话的份?”

见状,吴媚蹙眉目光冰冷的瞪了眼说话的女子喝道。

“方小姐,此话当真?”

闻言,沈天君连忙站起身上前冲方怡确认。

“对。”

方怡望着走上前的沈天君,下意识往后倒退两步,面露畏惧表情点头肯定道。

“多谢!”

沈天君感激不已的抱拳点头,转头目光冷漠的扫过在场所有人道:“给你们时间,把庇佑你们的保护伞后台全都找来,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漏网之鱼,也让你们感受下被死神盯上是怎样的绝望。”

留下这话,沈天君眼眸冰冷的扫过吴家众人和青玄门众人,他知道不止这些人,对方有底气在黑石城本土称尊,势力盘根错节,他一时半会去查也浪费时间,倒不如他们自己聚集一起,一窝端。

害得他家破人亡,必须要让他们生前知道什么是绝望、无助,喊谁都无用,只是徒劳挣扎,如此方可告慰爹娘的在天之灵。

方怡见到沈天君离开,立马跟在他后面一同离开,今天的这场婚事显然是办不成了。

毕竟,新郎官都死了。

离开吴府后,沈天君立刻来到城外。

“吼——”

一声威严的龙吟声自十万大山中响彻而起,直接吓得整个黑石城所有人瑟瑟发抖,以为有可怕妖兽要屠杀他们来了。

“小黑,我们去南疆密林寻找大哥的踪迹。”

沈天君身体一跃直接站在黑龙头顶沉声示意。

“嗷吼——”

小黑轻吼一声,似乎察觉到沈天君悲痛的情绪,也是发出一声低吼安慰。

“我就剩大哥了,一定要找到他,与他一同手刃仇人。”

沈天君摸了摸黑龙的头语气失落的开口,强如他这样的男人在一个人的时候也不禁眼眶泛红,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悲痛的时候,找到大哥才是重中之重的大事。

哪怕他大哥真堕入魔道又如何?

他不管什么好坏、正魔,他只认沈天行是他大哥,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谁要杀他大哥就是他沈天君不共戴天的仇人!

十年血战,谁敢与他为敌?!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