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吴府。

沈天君刚走,整个吴府便炸开了锅,一个个马后炮等他走了后,才义愤填膺的站出来斥责。

“吴师侄,无极师侄之死我要立刻回禀宗门,事关重大让掌门师兄亲自来处理此事,你尽管放心我们青玄门一定会让沈天君这个畜生死无葬身之地。”

许长顺恨恨不已的冲吴媚交代起来:“我们就告辞,你先在家中处理善后之事。”

“许长老你慢走,稍后官府的人也会来,我留下来告知他们沈天君的恶行!”

吴媚点点头,搀扶起旁边坐着的孙夫子道:“夫子,今日本是高兴的日子,可没曾想让您受到惊吓。”

“有辱斯文啊,沈天君此子太令老夫失望了。”

孙夫子摇头叹息不已的起身离开。

片刻后。

等客人送走后,吴正雄眼眸深沉道:“媚儿,沈天君是几境武夫?”

“不知,许长老都被吓得唯唯诺诺的缩在一旁。”

吴媚将头上的凤冠霞帔取下来,身心疲惫的摇头回答:“可能是上三境的武夫,具体上三境几境就不得而知。”

“如此强横,我们要不去你大哥那避避风头,黑石城坐镇的强者恐怕应付不了他,可幽蓝府不一样,府主在上三境都是非常强的高手。”

吴正雄思索一番后皱眉示意道。

“去幽蓝府找刚儿吧,正好我也甚是想念我儿。”

闻言,吴夫人赶紧赞同道。

“你们认为沈天君已经疯到连官府的人都敢杀?”

吴媚沉吟一番说道。

“他恐怕已经堕入魔道,行事肆无忌惮,大乾律无法约束这样的魔头,只有等朝廷出动‘镇魔卫’将其绳之以法了。”

吴正雄点点头道:“幽蓝府似乎就有镇魔卫。”

“我认为不用那般麻烦,今日沈天君的暴行,已然令他成为过街老鼠,不敢再露头,无论是官府还是青玄门都不会放过他。”

吴媚深思熟虑一番后摇摇头道:“别忘记,无极的大哥可是南域军的军团长,他的死很快便会传到军中,若他出手沈天君绝无活路!”

“可万一……”

吴正雄蹙眉还是有几分担忧,就怕疯子。

“爹,我突破在即,一旦突破青玄门就会推举我前去玄天宗修炼,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我不想因为任何事而被耽搁。”

吴媚摇头道:“玄天宗的弟子和青玄门的弟子在大乾皇朝完全是两种概念,届时拥有玄天宗弟子的身份最低标准也能在府城谋一份高贵的差事。”

“好吧,那再等等。”

吴正雄沉吟一番后点点头:“这沈天君跟疯狗似的,我们吴家充其量只算落井下石罢了,真正逼死他家人的是周家、郑家还有王家,沈家所有的好处都被那三家瓜分了,就连龙血果也被王家所得。”

“他应当是听人提到,是我告发他大哥,才引出后续的所有事情。”

吴媚摆摆手冷笑道:“无所谓了,他蹦跶不了多久,在这片土地上没人能与朝廷作对。”

“嗯,刑捕头来了!”

这时,吴正雄看到黑石城的捕头领着十多个捕快到来,连忙眼前一亮。

“爹,我来跟刑捕头解释,实话实说就行。”

见状,吴媚穿着大红婚袍迎了上去,微微欠身道:“小女见过邢捕头。”

“吴小姐无须多礼,关于吴府的遭遇,一路上我听到了不少,沈天君此番是回来报复的吗?”

邢捕头是一位披散着头发,留着胡茬,放荡不羁形象的青年男子,他腰间佩刀,脚踩官靴,颇具威势,乃是一位拥有四境武夫,早年间还曾在南域军中服兵役。

“对,他很明显是来报复,手段极其残忍,一言不合就杀人。”

吴媚点点头应道:“赵无极正是被他所杀。”

“赵无双可是南域军的军团长,沈天君真是胆大妄为,连南域强大战将的弟弟都敢杀。”

邢捕头轻轻颔首道:“不瞒你说,在沈宅的时候,我们捕快也有不少死在了他手中,他恐怕已经与他大哥一般,沦为魔道妖人,我这就通知城主大人,向全城发布通缉。”

“什么?捕快都杀了?”

吴媚瞪大双眼,沈天君连官府的人都说杀就杀,这无异于与朝廷作对啊,原本还只是猜想他沦为魔道,可如今看来他是真正的魔道妖人!

“是啊,前有沈天行,现有沈天君,这沈家还真是家门不幸啊。”

邢捕头挥挥手道:“行了,我先回去复命。”

“邢捕头慢走!”

吴正雄与吴媚对视一眼,通缉令一旦发出去,沈天君也等于被直接定罪。

当然,株连三族,即便沈天君没堕入魔道,也必死无疑!

……

南疆密林。

“该死,我不是修士,没有多强的神识,如此茂密广阔的山林,光靠肉眼如何能找得到啊?”

沈天君站在黑龙头顶,肆无忌惮的穿越南疆密林,目光死死的望向地面,他是靠修炼肉身武力的武夫,只能靠肉眼来寻找大哥的踪迹。

但如此行径,无异于大海捞针。

也就他实力强横,加上骑着一头妖兽中的贵族黑龙,不然被南域所有人视为禁地的南疆密林,谁敢如此作死啊。

要知道如此广袤的密林可是蛰伏了不少上三境的大妖甚至妖王都有不少,南域军常年与南疆密林的妖族爆发大战,都没能将其中的妖族清剿干净。

就因为其中,拥有不弱于南疆大将军万物生的恐怖妖族!

不过,南疆密林的妖族也不会轻易涉足大乾皇朝境内,万物生也懒得损耗兵力跟妖族拼个你死我活,做做样子就行。

“小黑往深处飞,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妖气,应当是妖圣级别的妖兽,我们去问问它。”

出于无奈,沈天君只能去找南疆密林中最强的妖兽询问。

黑龙横行南疆密林,所有小妖尽皆瑟瑟发抖的躲起来不敢露头。

盏茶功夫,黑龙带着沈天君来到一片还冒着彻骨寒气的黑潭中。

吼——

一道愤怒的咆哮吼声在黑潭中响彻,平静无波的湖面顿时变得波涛汹涌起来,宛如有一头绝世凶物即将现身。

“吼——”

见状,黑龙面对挑衅也是连忙发出吼声回应。

“没事小黑,咱们不跟它开战。”

沈天君背负着双手立于黑龙头顶,劲风吹拂在他冷峻的脸上划过,令此刻的他看起来更加英武,如天神下凡,强大的气场陡然间席卷开来,周围的气流都仿佛被改变,呼呼大风却不能乱沈天君半根发丝。

轰——

而后,一头通体覆盖暗紫色鳞片,每一枚鳞片都有巴掌大小的蜿蜒身躯闪烁着金属光泽从湖面一跃而出,硕大的头颅比小黑的都大了一倍,起码有水缸大小,头上鼓着两个包,其中一只眼遍布伤痕,显然已经瞎了。

可另外一只眼有灯笼那么大,呈暗金色,冰冷无情的打量着沈天君,它将头上升到与沈天君对视的高度,张了张阔口竟口吐人言,浑厚而低沉喝问:“人类,你是何人?要来捉拿本座吗?”

“北境天关,镇北王——沈天君!”

沈天君在这头紫色蛟龙面前显得十分渺小,但他依旧背负着双手,面不改色,自信霸气的回应,气势上丝毫不弱半分。。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