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此刻,沈天君眼前的是一头修炼了起码有几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妖圣,血脉甚至不弱于小黑的紫色蛟龙,名为‘翻江蛟圣’!

万物生不愿领兵与南疆密林的妖族血战最大原因,便是因为此地有这头妖气冲天的翻江蛟圣。

“镇北王?那位一剑插在北境天关,剑势席卷三千里,自此北境疆域无论人或者妖再不敢进犯的大乾皇朝新晋异姓王?”

闻言,翻江蛟圣瞳孔骤然一缩,如临大敌的审视着沈天君冷然喝道:“你的天王剑需要镇守天关吧?要空手与本座大战吗?”

“如何称呼?”

沈天君平淡反问道。

“翻江!”

翻江蛟圣仅剩的一只眼紧紧盯着沈天君,面对这位气吞山河、叱咤疆场的大乾皇朝绝世猛将,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翻江蛟圣,本王此来没无恶意,此地是南域疆域,不是本王所统帅的疆域。”

沈天君挥挥手解释。

“那你此来何意?”

闻言,翻江蛟圣微微松了一口气,面对这位凶名赫赫的镇北王,哪怕他最强的天王剑不在身边,它也没多大的把握。

能以异姓在强盛的大乾皇朝封王,实力是何等的惊世骇俗。

“找一个人,他是本王大哥,名为沈天行!”

沈天君抬手往湖面轻轻一拍,顿时湖面上显现出一张清秀俊美瓜子脸的年轻人面孔,那是当年他离家前记忆中大哥的形象。

“本座领地,近期除了镇北王之外,再无人类来过。”

翻江蛟圣看了眼湖面上的人脸摇摇头回答:“本座无意与镇北王为敌,绝无欺骗之意。”

“唉!”

闻言,沈天君轻声叹息一句,望了一眼渐渐要黑的天色,晚上他更不好找了,沉吟一番道:“翻江蛟圣,可否通知你麾下的小妖们,若谁发现了我大哥不要伤害他,让它来黑石城找本王,本王重重有赏!”

“好。”

翻江蛟圣点点头,这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

“走吧小黑,回黑石城!”

闻言,沈天君看了眼翻江蛟圣便示意黑龙返回。

等沈天君离开百里远后,翻江蛟圣才重重的松了口气感叹道:“幸好统帅南域疆域的不是这位镇北王,不然本座只能逃到无尽大海去了,这可怕的压迫感,怪不得在北境天关有修行万年的妖族至尊强者死在他的手中。”

……

失望的回到黑石城,沈天君径直走向沈家,此番回家他满载荣耀,风光无限,成为大乾皇朝新晋以家姓自立的异姓王,这份无上荣光他迫不及待想与亲人们分享。

可现实,爹娘惨遭奸人逼死,对他关爱有佳的大哥被定罪是沦为魔道的魔头,被官府追杀东躲西藏,生死不知!

他血战十年,一将功臣万骨枯,可不希望自己的家人也沦为枯骨。

这里是他的家,唯一温暖的港湾。

“嗯?为何有火光?难道是……”

沈天君回到沈宅,还没将门完全推开就发现大厅中有火光闪烁,他轻踩地面,走进院子中。

只见,一名满头灰白头发凌乱,穿着灰色粗布麻衣的男人身影正坐在地上,双手僵硬的烤着什么东西……老鼠!

踏——

沈东君踏进大厅,蹙眉凝视着对方,轻声问道:“是福伯吗?”

“啊?”

正烤着老鼠的邋遢男人听到声音顿时惊吓不已的趴在地上,用手肘爬行着,要立刻逃离。

沈天君一步拦在对方身前,他目光盯着对方扭曲枯瘦的十指,以及下半身扭曲的双腿,手脚竟全废了?!

“别……别杀我,别杀我……”

对方头不敢抬,只能拼命磕头求饶。

“福伯,是我!”

沈天君用手掌撑住对方的额头,深咽了下喉咙,声音略带哽咽的轻声叫唤,他大概猜到眼前故人的遭遇。

“你……你是……”

邋遢老者缓缓抬起头,那张圆脸上还残留着不少鞭子抽打过的疤痕,一双如惊弓之鸟似的浑浊眼睛打量着沈天君,而后惊讶道:“二……二公子你……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沈天君轻轻颔首,架住福伯的胳肢窝将其抱起来,放在旁边布满灰尘和蛛网的凳子上,低声问道:“你一直都还住在沈家吗?如何进来的?”

“二公子,我钻狗洞进来的,之所以一直待在这,是为了等你,也等大公子。”

福伯眼眶泛红的点点头,泪水不自觉的滑落下来:“二公子,沈家……”

“无须解释,我已知晓。”

沈天君抬手打断了福伯,他不想再听第二遍。

“对……对了,大公子逃走的时候,留了信给你,让你再也不要回来,我担心你找不到信,所以一直守在这里,大公子说你一定会回来,我还怕我等不到呢。”

福伯连忙看向案台底下道:“大公子留给你的信在那。”

“大哥给我留的信?”

闻言,沈天君顺着福伯指着的方向走去,果然在底下发现一封破旧了不少的信,他连忙拆开来一看。

通篇都是大哥的后悔与他的自责,而后便是对他的关心,盼他不要再回来,即便回来了也要立刻逃走,对于仇人却只字未提。

显然,大哥不希望他去报仇,对方的势力太大。

报仇,无异于飞蛾扑火。

“大哥,爹娘!”

看着大哥留下来的信,强硬霸道如沈天君都不禁滴下泪水在信封上痛哭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无论他是何身份,拥有何等惊世骇俗的功绩,面对至亲的悲剧遭遇一样无法承受打击。

“不孝子沈天君,回来晚了!”

沈天君哪怕是面见当今圣上他也无须下跪,可此刻他情不自禁的跪在地上仰天自责,拳头重重的捶打着地面。

“二……二公子,老爷和夫人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切都是命啊。”

福伯望着沈天君悲痛欲绝的表情,也擦拭着泪水劝说道:“如今最重要的是,你赶快离开黑石城,若是惊动了官府就逃不了了,这也是大公子希望的。”

“逃?”

沈天君双眼猩红如血的望向福伯,缓缓起身道:“该逃的是他们!”

“二公子你……你不要干傻事啊,民不与官斗,尤其背后还有青玄门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

福伯望着沈天君此刻的模样,赶紧劝说道。

“福伯,我先带你用膳。”

沈天君瞥了眼还架在火上烤的老鼠,收敛自己方才失态的情绪,抱起福伯径直走出沈家。

“二公子,我……我们去哪里用膳啊?你怎么还往城内走?”

福伯望着周遭投来的目光,脸色大变,二公子如此大张旗鼓,若是被黑石城捕快看到不就完了。

“去城主府。”

沈天君语气冰冷的回答。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