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城主府。

整个黑石城最高权威之地,每一位城主都是朝廷颁布文书任命的朝廷命官,别看只是偏远地方城主,可背后站着的是整个大乾朝廷谁敢招惹?

可今夜,灯火通明的城主府门口却如临大敌,沈天君单手抱着沈家当年的老管家福伯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此。

“沈天君,你硬闯城主府,死罪一条,你这是在挑衅皇权。”

刑捕头领着一众捕快挡在城主府门口大声冲沈天君喝道:“南域军的驻军苍狼骑很快便会抵达,届时你插翅难飞。”

“二公子,你这是为何?”

福伯面对眼前的阵仗,整个人也是惶惶不安,前方那些捕快对他动用酷刑,强迫他签字画押沈天行堕入魔道的恶行,坐实沈天行的罪证,现在看到他们就感到恐惧,如恶魔般。

“带你用膳,我也好奇城主大人吃的是何等山珍海味。”

沈天君淡淡道:“你们别一口一个挑衅皇权,我挑不挑衅陛下自会清楚,轮不到你在此给我扣帽子。”

“冥顽不灵,开启阵法拿下他!”

邢捕头见说不通,直接示意手下启动阵法,城主府都由朝廷统一配备有一套强大的阵法,就是为了防止有人丧心病狂到要对朝廷命官下手。

此类事鲜少发生,即便疯了也不敢挑衅皇权,可没想今日用上了。

嗡——

下一刻,在邢捕头的示意下阵法开启了。

地面上出现无数灵力化作的藤蔓开始缠住沈天君的脚,而天空中密密麻麻的灵剑汇聚而成。

一防一攻,两种阵法相辅相成,哪怕是九品级别的强者面对此阵也无可奈何。

可惜。

沈天君并不属于那个层次!

踏——

只见沈天君抬腿往地上一跺,密密麻麻的藤蔓瞬间化为能量波动消散,而双眼往天空看了一眼,恐怖的威势如有实质般席卷而出,那一口口近乎要实质化的利剑轰然间蹦碎。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沈天君爆发出身上那股威势后,邢捕头等人一个个跪倒在地,有些弱点的甚至已经晕过去了。

“心性还不错,没晕过去。”

沈天君斜眼瞥了下邢捕头,留下一个背影淡淡道:“你很快会知晓我是谁。”

随后,沈天君旁若无人的走进城主府大厅,正好到了用膳的时辰,大厅桌上摆放了各种美味佳肴。

一位颇具威严的中年男性手持长剑严阵以待的望着走进来的沈天君,在他的身后站在三名被吓得花容失色的貌美女性。

“福伯,你方便用膳吗?若是不能的话,我再想想办法。”

沈天君将福伯放在饭桌边的凳子上,直接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酒,抿了一口抬头望向前方道:“你是黑石城城主?”

“沈天君,你今日闹出天大的祸端,还不知罪,竟敢私闯朝廷命官的府邸。”

黑石城城主是位身材肥胖的中年人,圆头大脸尤其是脸上左下角有一颗黑痣,他愤怒的大喝道:“南域军的驻军统领即将抵达,你可没有你大哥的好运。”

“我大哥真的堕入魔道?你可有确凿的证据?”

沈天君扯了根鸡腿,动作轻缓的喂给福伯道:“福伯,你吃啊。”

“二公子我……我自己来吧。”

福伯看到沈天君递来的鸡腿,深深的咽了下喉咙,而后赶紧用双手抵住,狼吞虎咽起来。

“老爷,怎么能让这乞丐上餐桌呢?看着都恶心。”

这时,一名身穿荷花图案长裙的女子满是厌恶表情开口道。

“再说一遍!”

闻言,沈天君站起身,步伐轻缓的走过去。

“你……你不要过来……”

黑石城城主刘能拿着剑的手都在颤抖着。

啪——

沈天君伸手在刘能手中的长剑上重重弹了一下,而后整口剑四分五裂,化为碎片落下来,他淡淡道:“坐过去,我好好问下你,是如何定的我大哥罪名,至于你去喂福伯吃饭。”

“我……”

城主夫人面露难以置信表情。

“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沈天君冷声暴喝一句。

“去,快去,他嚣张不了多久。”

刘能赶紧低声催促道。

“你们也过去。”

说着,沈天君让另外两位城主妾室也一起过去服侍福伯,而他则拍了拍刘能的肩膀,便转身坐回位置道:“三境武夫?你是如何成为城主的?怪不得黑石城会有如此冤假错案,原来是你这个废物在这作妖。”

顿了下,沈天君再次喝道:“我让你坐过来。”

“我……我的家族在幽蓝府很有权势,你若是敢对我动手,不仅朝廷不会放过,我刘家也会将你碎尸万段。”

刘能还不忘提醒一句沈天君。

“别说没用的。”

沈天君感觉这位城主智商有点问题,懒得跟他废话那么多,开门见山问道:“对沈家赶尽杀绝除了吴家还有谁?”

若说仅吴家出手的话,恐怕还不一定斗得过沈家,他猜测背后恐怕还有势力。

“没……没谁对沈家出手,沈家与魔道妖人为伍,咎由自取。”

刘能摇摇头,他只要拖时间等南域军的驻军到来,危机就解除了。

“你在拖延时间?”

沈天君拍了拍刘能的肩膀点头道:“先用膳,我陪你一起等好吧?如果你觉得不够,把你幽蓝府的家族的人也请来。”

“请……请谁来?”

刘能望着沈天君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深咽了下喉咙反问,他到底哪里来的底气?

“最强的那个请来,或者全族都请来。”

沈天君拿起碗筷夹起一块牛肉喂着福伯继续道:“如果你觉得不够,你试试把当今圣上请来,今日我沈天君要杀的人,谁都拦不住!”

“你……你大胆,连陛下都不放在眼中?”

刘能瞪大双眼,简直疯了,是真的疯了。

“二公子慎言啊,陛下可不能拿来戏言。”

福伯是真的被沈天君整懵了,如今跑也没得跑了,索性坐下来好好吃喝,就当是最后一顿了。

“福伯没事,我就那么一说罢了,无伤大雅。”

沈天君摆摆手看了眼福伯的伤势道:“福伯,你似乎很害怕?”

“二公子,南域军的驻军很快就要来了。”

福伯脸色难看的回答道。

“正好他们来了,找他们拿治疗你伤势的药。”

沈天君摆手道:“先用膳吧。”

“二公子,你……”

福伯感觉如今的二公子与少年时完全判若两人,他不敢想象二公子这些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事,难道是因为家逢大变受到了刺激?

“嗷呜——”

这时,城主府外面响起一阵阵令人心神畏惧的狼嚎之声。

“是……是苍狼骑来了,你完了,你完了!”

听到外面府外传来的狼嚎之声,城主刘能兴奋不已的站起身,连忙拉着三位夫人走到一边,冷笑连连道:“夫人,刚才的羞辱,本城主稍后一定百倍偿还回来。”

“将这个手脚都断了的臭乞丐剁了喂狼,浑身臭烘烘的,竟然要我万金之躯服侍他。”

其中一位夫人恨恨不已的冲福伯唾弃了下骂道。

“二公子……”

听到苍狼骑来了,福伯心沉到谷底,嘴里嚼着的东西都没味道了。

“福伯,喝点汤,这些时日让你受罪了,是我们沈家没保护好你们。”

沈天君置若罔闻,盛了点汤亲自喂福伯,于他和整个沈家而言,福伯这种待了半辈子的下人,早已不再是下人,而是他们的亲人,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长辈。

“二公子,老奴十岁被卖进沈家,早已当自己是沈家的一份子,如今沈家遭逢大难,我受点罪又有何妨?老奴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换回老爷和夫人的命。”

福伯双眼通红的流着泪开口道:“可你若再有任何意外,老奴下去后无颜面对老爷和夫人啊。”

“福伯,我们不会有事。”

沈天君擦了擦福伯眼角的泪水轻声安慰。

踏踏踏——

一阵阵金属碰撞地面的低沉脚步声响起,而后一群身穿黑色铁甲威风凛凛的南域军浑身弥漫肃杀气息阔步走进来。

“你们有没有事,本统领说了算!”

为首的是位虎背熊腰,留着满嘴络腮胡,眼神凶狞的中年男人,他左手别着印有狼头图案的铁盔走进来,声音威严而浑厚的喝道。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