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朝阳初升,将无尽黑暗驱散,生机勃勃一天开始了。

“呼——”

盘腿坐在床边的沈天君轻吐一口浊气,缓缓睁开双眸,一道精芒自瞳孔中闪过。

“二公子,你……你怎么一宿都坐在地上,反而让我睡床上?”

福伯悠悠转醒,就看到沈天君竟一夜坐在地上打坐。

“无碍,我打坐修炼即可。”

沈天君长身而起,摆手回答。

“啊?武夫也要打坐修炼啊?”

福伯错愕不已的盯着沈天君反问,他印象中的武夫不都是甩开膀子练拳习武,怎么还要打坐修炼?

“达到一定境界,都需要感悟天地之力,大道三千殊途同归。”

沈天君淡淡解释一句:“稍后,我让城主府的下人们服侍你用早膳。”

“二公子,要不我们还是走吧,趁着现在时间还早,我们逃吧?”

福伯脸上是浓浓的担忧之色:“你是北境军,跑到北境去,他们也无可奈何。”

“他们已经来了。”

沈天君目光淡淡的望向城主府前院,随后便径直坐到床边。

“啊?”

福伯诧异的将目光看向门口。

踏踏踏——

随后,两道身影行色匆匆的来到门口,为首之人一袭威风凛凛的黑铁将军铠甲,腰间配着一口刀,正是南域军第一军军团长莫渊。

在他身边的正是昨天在沈天君面前灰头土脸返回军团的崔伯远统领。

“南域军第一军军团长莫渊,参见镇北王殿下!”

站在门口,望着坐在床边的沈天君,莫渊深深的咽了下喉咙,而后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恭敬问候。

“……”

崔伯远在来的路上只听莫渊提到对方身份不简单,是北境军核心人物,可万万没想到竟是那位举世无双、权倾天下的镇北王,关于镇北王的传说民间可太多太多了,有人说他是国之柱石,也有人说他是屠城灭国的屠夫。

更离谱的是,坊间传闻他是一位青面獠牙、三头六臂、茹毛饮血的恶魔!

“跪下啊!”

莫渊瞥见崔伯远还笔直的站着,顿时压低声音喝道。

“啊?”

崔伯远听到莫渊的喝声,双膝噗通跪地,恭敬道:“南域军驻军苍狼骑统领崔伯远参加大王。”

“莫渊?还行,勉强与本王麾下前五的军团长有一战之力。”

沈天君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打量一眼莫渊道:“起来吧,本王没说你可以起来。”

“跪好。”

闻言,莫渊军团长赔笑着站起身,同时冲崔伯远低喝一声,而后微笑看向沈天君道:“大王说笑了,北境战事多,您麾下诸位军团长们个个身经百战,是气吞山河、名满天下的绝世猛将,末将不如他们也是事实……”

“好了,说说万物生给本王带来了什么话?”

听着对方的奉承话语,沈天君挥挥手打断道:“是要向陛下参本王一本,还是自己做主将本王拿下押往朝廷?”

“没没没……”

闻言,莫渊故作惶恐表情摆手道:“大王说笑了,我们胆子再大也不敢捉拿陛下钦定的异姓王。”

顿了一下,莫渊赶紧解释道:“我们大将军知晓大王行事必然不是空穴来风,您的事末将也有所耳闻,不敢做出任何评价,也不敢掺和。”

想到这里,莫渊瞥了眼躺床上的福伯道:“我们大将军听闻大王您来了,特意吩咐末将略备薄礼前来拜访,听闻你家老仆身体抱恙,末将带来了‘丹宗’最好的黑玉断续膏为他治疗。”

“那还愣着?上药啊。”

沈天君看着莫渊拿出来的外伤膏药挥挥手。

“好勒……”

莫渊迟疑了下,但还是立马上前。

“等下,你一个武夫糙汉子,下手没轻重,去找个丫鬟或者这黑石城城主的几位夫人过来。”

沈天君望着一身铁甲的莫渊立马制止道。

“对对对,正好末将此番带来了几位江南美女。”

闻言,莫渊拍了拍手:“进来吧。”

随即,四名模样姣好,衣着鲜艳,小家碧玉的貌美女子排成队款款而来。

“你,为这位老先生涂药。”

当即,莫渊示意了其中一位女子。

“其他人去沈宅,把那里打扫干净。”

沈天君随意的扫了眼几名女子挥挥手示意了一句。

“奴婢遵命。”

顿时,那几位女子也只能恭敬应道,来之前莫渊就提醒过她们,以后要服侍的是一位尊贵无比的大人物,哪怕粗活累活她们也得做。

“既然万物生笑脸相迎,本王就承了他这个人情,你下令让整个南域停止追杀我大哥的通缉。”

沈天君挥挥手示意了一句:“关于沈家的罪名,本王自会查个一清二楚,你退下吧。”

“末将这就回去复命!”

莫渊连忙欣喜不已的点头,同时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崔伯远道:“那……那他……”

“别在这碍眼。”

沈天君淡淡的瞥了眼崔伯远挥手示意。

“还不快谢过大王。”

见状,莫渊立马喝道。

“多谢大王,多谢大王……”

崔伯远磕着头如蒙大赦。

“那末将这就告退了。”

当即,莫渊扯了下崔伯远赔笑着离开。

等人离开后,福伯眼角泛着泪光,紧紧凝视着沈天君道:“二……二公,哦不,大……大王,老爷和夫人若是知晓您如今的成就必定会欣慰不已。”

“可惜,他们看不到。”

沈天君叹息一声挥挥手道:“福伯,喊大王显得太生分了,你我之间无须如此。”

“嗯,二公子我……我真能治好?”

福伯轻轻颔首,期待的望向替他擦药的侍女。

“丹宗的丹药还是非常不错的,你这种外伤稍后就会好。”

沈天君点点头。

“殿下,已经为这位老先生擦好药了。”

说着,侍女便将药擦好恭敬欠身道。

“嗯,这里有一袋灵石,你拿去沈宅一起清扫,打扫完后每人分一点,便各自离去。”

当即,沈天君扔出一个储物袋,挥挥手打发道:“没人会找你们的麻烦,放心。”

“可……可是……”

这位侍女顿时一脸慌张犹豫表情。

“要本王说第二遍?”

沈天君脸色骤然一冷反问道。

“是是是,奴婢这就去沈宅。”

侍女连忙点点头离开。

……

城外。

莫渊才大大的松了口气,转头冲崔伯远道:“伯远,你一直驻军此地,城主府发布悬赏后,应该是你出兵去追捕血袋老魔的吧?让你麾下的苍狼骑赶紧撤回来,此事别管了。”

“莫军团长,起……起先是末将在追捕,后面不知赵无双军团长从何得知,他亲自率军进入南疆密林去追捕了。”

崔伯远缩了缩头低声解释道:“听闻镇北王昨日才刚杀了赵无双军团长在青玄门修行的亲弟弟赵无极,他们中好像有不小的恩怨纠纷。”

“与镇北王有恩怨纠纷?”

莫渊脸色骤然大变,低声追问道:“他人现在还在南疆密林中?”

“估摸着应该是。”

崔伯远点点头应道。

“你怎么不早说?赶紧下令去找到赵军团长,让他不管什么理由,立刻赶往将军府,此事麻烦了,以镇北王的强势霸道,他真有可能杀一位我们南域军的军团长!”

莫渊低声喝道。

“不……不会吧?那也太目无王法了吧?”

崔伯远瞪大双眼开口道。

“他就是王,快去!”

莫渊挥手催促。

“好……”

崔伯远点点头,正要去通知下去时,突然抬起头朝天空看去,诧异道:“咦?莫军团长,这是黑白学宫的飞行法器,今年他们学宫秋游采风难道是要去南疆密林之中?”

“不知,别管这群所谓的才子才女们,赶紧去找到赵无双军团长。”

莫渊抬起头看了眼上方,没好气的骂道:“这群麻烦精,在这个时候来我们这,不是添乱嘛。”

……

城主府中。

“二公子,我……我竟然真的恢复了,这药太神奇了。”

福伯活蹦乱跳的站起身摆弄着自己的手激动不已道。

“好了就行,我们回沈家吧。”

沈天君望着恢复过来的福伯点点头。

“好。”

福伯赶紧点头应道。

来到大厅中,城主刘能和邢捕头还躺在地上昏迷着,没人敢管。

“二公子他们……”

福伯皱着眉头看了眼地上的两人。

“他们把沈家搞得那么惨,我不会让他们死得那么轻松。”

沈天君淡淡的瞥了眼道:“等找到大哥,再好好处置他们。”

“好吧。”

福伯点点头轻声应了一句。

可当两人刚来到城主府大门口时,前方的空地上停下来一艘巨大的飞行法器,上面插着一面刻有‘黑白学宫’四字的旗帜,而后一位位锦衣华服、文质彬彬的谦谦公子和气质脱俗、浑身上下散发着书香气息的大家闺秀们自上面走下来。

男的手拿折扇,风度翩翩,腰间配白剑,倜傥潇洒。

女的身后跟着婢女,手捧古筝、长笛、棋盘、书画……

随着这一群才子佳人到来,整个城主府大门口才气涌动,原本入秋渐渐枯萎的草木在才气笼罩下,重新焕发生机,活出了第二世。

谈笑间,一名为首的青年男子手持折扇,一袭白衣昂首挺胸的来到刚出来的沈天君和福伯面前,口气桀骜的问道:“你可是这黑石城的城主?”

“不是。”

沈天君自然也听说过桃李满天下的黑白学宫,当朝不少身居要职的大儒国士都出自于那里,对于这些文绉绉的家伙,他没多大的兴趣搭理,随口回了一句。

“哦?本公子还以为你是呢,怎么这黑石城的城主如此不懂眼,不知晓我们黑白学宫的人来了嘛?都不知道出来迎接。”

闻言,这位黑白学宫的公子点点头继续追问道:“城主在吧?”

“在府里。”

沈天君轻轻颔首,目光随意的扫了眼七八十位黑白学宫的学员们,便领着福伯前往沈家。

可等这一群莫名来到黑石城的才子佳人们走进城主府后,顿时一个个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何人竟如此胆大包天,对我朝命官滥用私刑?简直有辱斯文,查,必须严查!”

一道愤愤不已的声音在城主府中响彻。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