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看书

城主府中一片狼藉,饭菜和酒水与血水混合在一起,经过一夜的发酵弥漫出阵阵刺鼻难闻的味道。

原本昏迷过去的刘能城主和邢捕头,在这群才子佳人到来后,也被对方用丹药治疗好了,此刻的刘能城主正声泪俱下的向黑白学宫的众人细数着沈天君何等狂妄残忍,目无王法,杀人不眨眼的种种恶行。

听得旁边刚正不阿、正义感满满的才子佳人们恨不得立刻就要找到沈天君,为民请愿,伸张正义。

“是此前离开的那人,我们现在就上门兴师问罪,此等暴行绝不姑息,诸位你们如何看?”

当即,先前那位白衣翩翩手拿折扇的男子义愤填膺的开口道。

“好,我们这就走,将此人缉拿交给朝廷法办。”

“对,绝对不能放任此等暴行滋生。”

……

闻言,其他才子们一个个赞同不已。

“胡闹,还有没有读书人的温文尔雅?你们这一个个喊打喊杀,简直有辱斯文!”

这时,一位衣着素衣,身形瘦高,留着八字须的中年人沉声低喝道:“看看你们,此番你们是来秋游和写生提升个人品行和才气,不是让你们自降身份,与武夫一般鲁莽行事,读书人要有读书人的样。”

“可是陆夫子……”

为首的那位白衣翩翩公子还想说什么。

“行了徐庆生,你别在一旁煽风点火,等你他日金榜题名,入朝为官再去为民请愿,夫子或许会欣慰。”

被叫做陆夫子的中年人瞪眼白衣翩翩公子喝道:“城主府的招待宴是没了,你们真要为民除害的话,去把南疆密林那两位魔道妖人缉拿归案才是你们此行的目的,至于那位自有官府会处置,论不到你们指手画脚。”

顿了一下,陆夫子继续道:“还有两日便是中秋月圆之节,届时本夫子会在城中设宴,愿意来的就来,不愿意的就自己在外写生采风吧。”

“明白了夫子。”

闻言,在场的才子佳人们一个个跟泄了气似的,无奈的耸耸肩各自离开。

“半月后,返回黑石城本夫子带领你们前往南海见识海域的壮阔和浩瀚。”

陆夫子望着离开的众人,低声提醒了一句。

“是,夫子!”

顿时,众人纷纷点头应了一句,便相继离开了城主府。

这时,一名穿着白色长裙,仙气飘飘,脸上戴了白色面纱的女子落落大方的来到陆夫子身前微微欠身道:“陆夫子,我们不用等南域军来就各自出行吗?会不会有点危险?”

“郡主,黑白学宫的学生并不是一般人,都是身负才气的读书人,如修行门派的修士和剑修一样,历练很有必要,温室里养出来的花朵是经不住风雨的。”

陆夫子望着来到跟前的白衣女子,连忙恭敬拱手微笑解释:“您说呢?况且南域大将军那边,我会尽快打招呼,他们会加大力度对南疆密林的巡视。”

“夫子,喊我轻舞就行。”

叶轻舞点点头道:“那我希望你不要专门派人暗中保护我,我也需要历练。”

“呃,好的。”

陆夫子错愕的应了一句点点头:“不过,你就四处逛逛,别进南疆密林,毕竟你万金之躯,若是有个好歹,我们也不好交代。”

“阿秀,走了。”

当即,叶轻舞看了眼陆夫子,便叫上贴身婢女离开了城主府。

“郡主,郡主……”

后面抱着一架古筝,模样乖巧机灵的年轻女子追着叶轻舞问道:“我们真要去南疆密林啊?”

“小点声,喊我小姐就行。”

叶轻舞清冷的美眸瞪了下阿秀道:“他们不也去了?我也想去见识见识,况且我的才气也不弱,寻常妖兽也不是我的对手。”

“叶小姐,不如我们一同前往结个伴如何?”

这时,旁边一名腰间佩剑的青年男子,一袭青衫微笑着上前。

“站住,离我们小姐远点。”

见状,阿秀满脸警惕表情抱着古筝拦在叶轻舞身前。

“这位公子,不用了,我想自己前往。”

叶轻舞落落大方的拒绝道。

“行吧。”

邀请无果后,佩剑青年也只能耸耸肩离开了。

“哼,这些家伙,不知道我们家小姐生来就被万佛寺的高僧预言,将来必定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之相嘛?”

阿秀撇撇嘴说道。

“阿秀,说了叫你不要胡言乱语,你看着我出生的啊?当年高僧的一句戏言罢了。”

叶轻舞蹙眉低声喝一句,便转头朝城外走去。

“嘿嘿,如今皇后娘娘从冷宫出来,太子殿下监国,王爷如今是朝堂最有权势的人,天底下能配得上小姐您的,必然是未来的九五之尊。”

阿秀笑嘻嘻的跟在叶轻舞身后调侃道:“难道小姐你不喜欢太子殿下?说起来也是,若论英明神武还得是二皇子中央王殿下,五皇子其实也不错,可小姐你为何一直闷闷不乐呢?你可是全天下所以女人都羡慕的天女啊。”

“姑姑从冷宫出来,父王又书信让我尽快离开黑白学宫返回京城,他们的用意可想而知。”

叶轻舞摇摇头望向天边,美眸中流露出悲意道:“我连选择爱的权利都没有,有何羡慕?”

“小姐你……你还对华侯府的小侯爷华天都念念不忘?别忘了,华侯被打入天牢可是王爷一手造成的,华天都远走异地前儒道转剑道,估计现在都废了吧?他配不上你,王爷也不会同意。”

阿秀错愕不已的看向叶轻舞说道。

“休要胡言乱语,他说过会回来,我相信他。”

叶轻舞低声呵斥道:“你近来是越来越放肆了,稍后出了城,我把你扔进南疆密林去喂妖兽。”

“啊?小姐我知错了,我知错了。”

闻言,阿秀顿时被惊吓得扁了扁嘴求饶道:“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

“哼。”

叶轻舞低哼了一声,随后岔开话题道:“对了阿秀,先前在城主府的时候,你还记得刘城主所说的那人叫什么吗?”

“就门口见的那人啊?看起来倒是英俊不凡,可没想到他竟是个十恶不赦之人,好像叫……叫什么沈天君吧?”

阿秀跟在叶轻舞身后不解的问道:“小姐,此人犯下种种罪行,官府很快会将其缉拿,你问他做什么?”

“沈天君?”

叶轻舞美眸闪烁不已,思索着这个名字低声道:“我总感觉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可就是想不起来。”

“不是吧小姐?你可是金枝玉叶,怎会与这样的人有过交集?可能是他这名字好记吧。”

阿秀连忙低声纠正道。

“是吗?”

叶轻舞思索一番后点点头:“或许吧。”

……

而此时,沈天君和福伯已经回到了沈家。

由莫渊安排来的婢女们显然也不是一般人,都是修炼过的,她们将整个沈家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

“殿下,让我们服侍您吧,偌大的沈家空荡荡的也需要下人,况且我们是莫军团长大人吩咐过来的,若此刻就走,我们无法交差。”

当沈天君和福伯出现在沈家门口时,四名由莫渊送来的女子纷纷跪在沈天君的面前恳求道。

望着偌大的沈家,沈天君沉吟一番点点头道:“你们若要离开,可随时走。”

“是。”

闻言,一众女子纷纷欣喜若狂的点头,能够服侍举世无双,权倾天下的镇北王,无疑是天大的福分。

随后,沈天君踏步走进沈家大院,突然想到什么冲福伯询问道:“对了福伯,我爹娘葬在何地?”

“没……没有人安葬。”

福伯愣了下,摇头苦笑道。

“什……哦对。”

沈天君反应了一番,而后皱眉问道:“福伯,你……你女儿嫣然当初送回乡下后,没接回来吧?”

“二公子,你离开沈家的第七年,嫣然长大了,我……我就把她接到沈家来了。”

闻言,福伯抹了把泪水回答道:“如今她也生死不知,一般年轻女眷,可能会被那些人卖进青楼或者卖给什么大户人家当婢女。”

“你为何不早说?”

沈天君蹙着眉头问道:“在黑石城你没见过嫣然妹妹了?”

“没有。”

福伯摇头回答道。

“可惜我的势力不在南域。”

沈天君想了想,蹙眉道:“刘能和邢捕头被折磨成那样都不敢吐露出背后之人,想来背后之人的势力令他们都感到恐惧,黑石城哪个家族最有权势?”

“你是说王家也可能参与了?”

福伯思索一番回答道:“可……可王家有子在中央军任职,二公子你虽是镇北王,可也不好公然得罪皇子吧?”

“去王家走一遭。”

闻言,沈天君转过身,背负双手径直出门。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