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阅读前世放火烧我,今世还想娶我为妻?
  • 全本小说阅读前世放火烧我,今世还想娶我为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魈的宝宝
  • 更新:2024-02-16 04:12:00
  • 最新章节:第3章
加入书架 点击阅读
以赵珏沈明珠为主角的穿越重生《前世放火烧我,今世还想娶我为妻?》,是由网文大神“魈的宝宝”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大小姐天姿国色,见之难忘,侯府待她如珠如宝,嫁妆上头哪里舍得亏待。”再睁眼,她重生回到了出嫁当天,她至今记得,上一世美其名曰取她过门,实际上是想利用她登上皇位。最后他竟然为了迎娶妹妹将她活活烧死,她发誓,这一世绝对不会让他好过!她冷笑,花轿落地那一刻,并没有嫁给自己的青梅竹马,而是奔着那个病弱二爷的房间而去。她:“二爷,缺媳妇不!”他:“……”弟媳妇赖上他了怎么办,还要给她生猴子?她:“……”什么时候说给他生猴子了?...

《全本小说阅读前世放火烧我,今世还想娶我为妻?》精彩片段


沈夫人抚摸着沈明珠发丝的手一顿,探究地目光落在她脸上。

沈明珠扛不住沈夫人犀利的视线,慌忙低下脑袋,找一个拙劣的借口:“我……我只是怕他们找到京城,就像您这么多年没有放弃我一样……”

沈夫人看着她闪躲的眼神,心里明镜似的:“他们是民,我们是官,他们如何斗得过我们?”她翘起的唇角透着讽刺:“一个是高门贵族,一个是下九流贱商,沈青檀不是个傻的,都知道认谁做父母。”

沈青檀被她偷抱走时已经三岁,有点儿知事了,整日闹腾着要爹娘与哥哥。

小丫头身上穿着寸锦寸金的云锦裙子,腕间一边一个精致的金镯子,颈上带着璎珞项圈,就连鞋子上也嵌着圆润无瑕的东珠,养得很精细娇贵。

她用十二分精力去哄,无论拿出什么稀罕东西,小丫头都不买账。

他们回到京城不敢直接带着孩子回府,住在京郊的别院里,将沈青檀关在暗室里,随她哭闹去。

关了四五日,沈青檀大病一场,险些扛下去,最后命硬的活下来,忘记了过去的事情,变得十分胆怯,很爱黏着她。

这时候腾出精力去收拾沈青檀的亲生父母,已经人去楼空,只知道是姓顾。

沈夫人幽幽地说道:“她跳不出我的手掌心。”

莫名的,沈明珠脊背漫上一片寒意。

——

沈青檀从院子里出来,迎面遇见一个瘦瘦高高的老妇人,穿着一身青布袄裙,外套一件绰蓝布比甲。

老妇人的脸上长满了皱纹,眼角下垂,脸颊凹陷,显出几分狠毒刻薄。

这是沈夫人身边伺候的魏妈妈。

沈青檀呼吸一滞,拢在袖子里的手指掐进掌心。

前世赵珏的心腹往她的别院放一把火,说出那般真相之后离开。

魏妈妈从暗处走出来,冷眼看着她承受着烈火焚烧的痛苦中:“夫人顾念着十几年的母女情分,让我来送你一程。

你的父兄如今高官厚禄,一直承受着失去爱女的痛苦。

夫人对此能够感同身受,会让咱们嫡亲的小姐,代替你去认他们做义父、义母。

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大小姐。”魏妈妈行一礼,脸上并无恭敬,扯着嘴角说:“您身为侯府的嫡长女,便要时刻谨记身份,出门在外身边得带着伺候的婢女,否则旁人瞧见了,还以为侯府苛待你……”

“啪——”

沈青檀扬手一巴掌打在魏妈妈脸上:“魏妈妈,你是母亲的乳母,我方才敬你几分。倒是没想到因此助长你的威风,让你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侯府的规矩,在此以下犯上。若叫外人瞧见了,还以为咱们侯府没个尊卑,一个奴才都能骑到主子头上。”

魏妈妈被打懵了,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沈青檀。

沈青檀揉着自己的手腕,冷着脸说:“母亲心善,舍不得惩罚你们这些个刁奴,这一巴掌是我代母亲教训你。望你今后恪守本分,莫要丢了母亲的颜面,落了个驭下不严的名声。”

魏妈妈一口牙咬碎了,不得不忍气吞声地说道:“老奴谨遵教诲。”

沈青檀冷睨她一眼,从容地离开。

魏妈妈目光阴毒地盯着沈青檀的背影,实在是想不到平日里温温柔柔,待人宽厚的一个贱丫头,居然在她跟前逞威风。

她随着沈夫人陪嫁到承恩侯府,便没有遭过这个罪。

魏妈妈突然想起一件事,看着沈青檀离开的方向,露出一个冷笑:待会看你如何得意。

沈青檀走出一段距离,回头望向芙蓉苑,瞧见魏妈妈进院的背影。

沈夫人顶着一副温柔慈悲的面容,却长了一颗蛇蝎心肠。

而魏妈妈就是沈夫人的刀,做尽了恶毒事。

今日打魏妈妈一巴掌泄恨,即便告到沈夫人跟前,沈夫人也不会给魏妈妈讨公道。

毕竟她对沈夫人还有利用价值,绝对不会撕破脸。

沈青檀心里惦念着亲生父母,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如今只是一个商户,若是惊动了沈夫人,只会给他们带去灭顶之灾。

一年半之后,他们定是有了机缘,举家回到京城,并且成为赵珏与承恩侯府忌惮的存在。

再等等,等她羽翼丰满了,便去寻找他们。

沈青檀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翻涌的情绪。

“小姐!”

两道欣喜的嗓音响起,沈青檀抬眸望去,只见两个丫鬟快步跑过来。

她惊喜地唤道:“听雪,流月!”

前世出嫁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她们。

“小姐,您受委屈了。”听雪眼眶泛红,自责地说道:“奴婢送您出嫁,您便不会嫁给赵二爷。”

流月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流泪。

“你们俩别担心,二爷待我很好,这些话日后不许再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沈青檀便没有多言,扫过她们的双脚:“伤好全了吗?”

“好全了。”流月回一句,随后欲言又止。

沈青檀柔声道:“流月,你有话要与我说?”

流月瞥一眼沉不住气的听雪,凑到沈青檀耳边低声说道:“小姐,我和听雪不是意外受伤,而是夫人身边的魏妈妈做的。”

沈青檀垂眼看着自己发红的掌心,后悔没有多打几耳光。

“小姐,这婚事……不是意外。”流月看了一眼四周,担心隔墙有耳,便没有细说,只是叮嘱一句:“您要小心谨慎一点。”

“我心里有数。”沈青檀温软的眉眼透着一股子冷意:“你们从这一刻起跟在我身边,不论发生何事,不得离开半步。”

听雪与流月应下。

主仆三人去往聚福堂。

方才到院门口,沈青檀便瞧见一个面容俊秀的男子从屋里出来,穿着一件细领大袖青绒道袍,领口松松垮垮的敞开,露出一点锁骨,身上散发出一股浓厚的脂粉香,一副风流浪子的做派。

“檀妹妹,见着大哥哥不知叫人了吗?”

沈少恒挡在沈青檀面前,直勾勾地盯着她秾稠明艳的脸,视线滑过她的胸,落在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肢上,舌头抵了一下腮帮子。

他轻佻道:“还是国公府的水土养人,檀妹妹嫁过去几日,出落得更加水灵了。”

小说《前世放火烧我,今世还想娶我为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