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爹死遁娶亲,我带着亲娘闹翻天畅销书目
继续看书
完整版古代言情《渣爹死遁娶亲,我带着亲娘闹翻天》,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安云落刘秀花,由作者“椛木木”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种田】 【空间商城】 【天灾】 【爽文】  安云落一睁眼,就穿成书里极品炮灰的亲闺女。  书里,她娘是村里有名的寡妇,不仅性格极品泼辣,还带着四个孩子分了家,在村里日子过的十分艰苦。  然而她爹根本没死,不仅贪恋富贵,还死遁另娶他人!  后来她娘发现了真相,就带着几个孩子上京认亲,结果全都被渣爹害得死的死,残的残,最终全家死绝了。  大姐被卖到青楼,羞愤上吊而死,  二哥流落街头,差点被饿死,最后化身成反派。  三哥更是被打断了双腿,扔进了乞丐窝,最终还是被欺辱而死。  惨,实在太惨了!  好在安云落提前五年穿了书里。  家里没米,没粮,没银子?  不慌,安云落上山挖草药,下山做小吃,还有空间超市在手,啥也不缺。  隔壁亲戚搞事?  更不慌,她娘就是极品泼妇一个,来一个骂一个,骂不赢了就打回去。  等到五年之后。  安云落发家致富,带着全家上京享福,不仅娘亲貌美如花,哥哥姐姐们也一个顶一个优秀,直接改写全家死绝的结局。  渣爹更是当场后悔想要挽回。  可惜已经晚了,他们才不需要这种人渣爹!...

《渣爹死遁娶亲,我带着亲娘闹翻天畅销书目》精彩片段

次日,清晨。

村里的人起床都很早,只要一听见公鸡打鸣,就摸摸索索的起床去地里干活了。

差不多要忙到太阳出来后,大家才会又回到家里吃饭,然后又去地里忙活。

因为古代农村粮食少,大部分都只吃两顿饭,所以吃饭时间既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

而此时安家院子里。

所有人也都陆陆续续的起床了。

安云落原本还想赖床,但娘和大姐她们都起来了,她也不得不跟着爬起来下床。

“春丫头,你是大姐,要在家里照看好弟弟妹妹,娘去你们外祖母家一趟,很快就回来。”

刘秀花一边整理床铺,一边和小姑娘安春暖叮嘱道。

安春暖连忙点头,“我知道了娘,我一定守好妹妹和弟弟们。”

接着就见刘秀花又从床底下,拖出昨晚装番薯的袋子,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但里面却只有几个番薯,还有半斤发黄的小米。

这还是刘秀花这几个月每天煮饭后,偷偷私藏下来的粮食,就是怕他们二房断粮。

“这几个番薯,一会你拿去给弟弟妹妹吃,这半斤小米,娘拿去你外祖母家,知道了吗?”

“好,我知道了娘。”安春暖连忙乖巧点头。

而刘秀花和安春暖说完,就自个揣着那半斤发黄的小米出了屋子。

小姑娘安春暖也连忙将那几个番薯收好,又转头看向安云落道,“四妹,你先在屋里玩一会,我去把这几个番薯煮了给你们吃。”

安云落刚想点头,就听屋外传来安家大房张氏阴阳怪气的声音。

“哟,二弟妹今个儿起的挺早啊,怎么,怀里还揣着东西呢?这是将咱们安家的东西往外拿呢?”

屋外院子里。

张氏也才起床不久,手中正端着一盆凉水,打算伺候自己男人起床,结果就看见刘秀花偷偷出门,忍不住就叨叨了一句。

刚巧安老婆子也在这个时候出屋,听到张氏的话后,气得直接就骂了起来,“杀千刀的啊,这养不熟的白眼狼,就知道拿安家的东西出去!一天天的怎么不死在外面啊!”

刘秀花也不是个好惹的,听见大嫂和婆母的骂声,想也不想的直接回怼道,“哟,还安家的东西?不是我说啊,你安家有什么东西啊?穷的连耗子都不想来看一眼,还在那里鬼叫什么啊,呵,也不怕人来看笑话。”

刘秀花说完,还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理也不理那婆媳两人就出了院门。

安老婆子气得吐血。

但她又拿刘秀花没办法,只能回了屋子就找安老爷子告状。

“作孽哟,老头子啊,你说咱们安家,怎么就娶了她这样的儿媳妇啊!简直就是泼妇赖皮!丢人现眼啊!”

安家老爷子刚从床上起来,枯瘦的脸上没什么情绪,只是一边穿着鞋袜,一边淡淡说道,“这不是你给儿子看得媳妇嘛?怎么现在又嫌弃上了?”

安老婆子提起这个这来气,当年她给二儿子相亲,也就是看中刘氏长得漂亮,家里还有几个钱,可结果刘氏不仅是个泼妇性格,还一点也不招人喜欢。

如今更是她儿子的绊脚石!

她只要一想到这事,她心里就特别来气。

“哼,要不是这个泼妇,咱们儿子至于有家不……”

“闭嘴!”

安老婆子的话还没说完,安老爷子就瞪眼怒斥了一声。

“这事你可别提。”安老爷子又警告了一句。

安老婆子连忙闭嘴,但她还是有些气不过,如果没有这个泼妇儿媳妇,他们安家早就是有钱人家了。

……

与此同时。

另一边小屋里。

安云落听完外面的声音后,一边感慨还好她娘是个极品性格,不然绝对会被安家的人欺负死,一边又转头看向安春暖道。

“大姐,要不然今早,咱们还是别在安家煮东西吃了。”

她怕是东西才刚煮好,东西就会被安家其他人给抢走了。

到时候他们二房这四个人,弱的弱,小的小,根本抢不过别人。

“四妹说的没错,若是要煮番薯,不如我们拿到后山去,咱们几人烤了吃!”

三哥安楚枫从隔壁冒了出来,笑嘻嘻的看着两人说道。

而他后面还跟着一脸淡漠的二哥安景钰。

“这……可以吗?”

小姑娘安春暖不敢拿主意,只能转移目光看向老二安景钰的方向。

安景钰淡淡点头,“在娘回来之前,我们几人都先去后山待着。”

这一是为了避开安家其他人,二是怕安家其他人过来使唤他们。

毕竟他们安家还没有分家,所以他们二房的人,还得听安老婆子的话。

打定主意后。

几人趁着时间还早,都偷偷的溜出了安家院子。

安云落莫名有些兴奋,虽然跟在哥哥姐姐的后面,但这种偷摸去做别的事情,却让她感觉特别的新鲜,有种说不出的自由感。

就好像迟来的叛逆期童年一样。

不过新鲜归新鲜,安云落还是考虑到其他人的安全问题,毕竟她的大姐和两个哥哥,现在年纪都还不大。

“大姐,二哥三哥,咱们去后山烤番薯,会不会引来野兽什么的啊?”

在原主记忆中。

大福村里的后山,那可是一座连绵不断的大山,里面虽然有很多野菜和野果子,但同样也有很多野兽。

听村里大人们说,要是太靠近大山里面,会被可怕的野兽吃掉。

所以原主平常只敢在山下采一些野菜,从来没有跑到山里面去。

“四妹别怕,有三哥保护你呢,只要咱们不进深山里面,就遇不到什么野兽。”

三哥安楚枫拍拍胸脯说道。

安云落闻言点了点头,但她……并不相信。

她又看向二哥安景钰,再次问道,“所以,二哥,我们应该不会遇见危险吧?”

安景钰平淡的点头,“不会,村里有两家猎户,靠近山边的野兽基本都被抓了,只要我们不进深山就行。”

“哦,懂了。”

有理有据,安云落信了。

“嘿↗不是,四妹啊,合着三哥刚刚说的,你是听完就忘了啊?怎么还得问二哥一遍?”安楚枫有些不乐意了。

他可是听出来了,他这四妹压根就不信他,反而相信二哥的话。

“额。”

安云落转移了视线,开始装傻道,“啊?什么,三哥你说的什么呀,咱们不是在闲聊嘛?”

安楚枫瘪了瘪嘴,直接上手捏了安云落的脸蛋,就跟个捏扁的面饼一样,“小丫头片子,叫你戏弄三哥我。”

“哎呀,疼唔……”

安云落脸都捏疼了,这三哥下手没轻没重,简直一点都不可爱,下意识的伸手,就想去拍打安楚枫的手背。

结果安楚枫灵活的躲开,还得瑟的看着安云落道,“呵,你打不到吧?这就是你戏耍三哥的惩罚!”

“……”

安云落无语。

她看也不看安楚枫了,直接快步走在几人的前面,势必要拿出成年人稳重的风范。

但安楚枫就像个跟屁虫一样,而且还是让人头疼的跟屁虫,就贱兮兮的跟在她后面,笑眯眯的说着欠揍的话。

“啧啧,怎么四妹生气了?”

“瞧瞧,这眼珠子都快瞪出火花了,都要吓到三哥了。”

“好了,不气不气,大不了三哥让你也捏脸?四妹……你别走那么快嘛,小心摔倒了。”

他话音刚落。

就听前面传来‘噗咚’一声。

安云落竟然真的很没出息的摔了一个狗吃屎!

本来天色就灰蒙蒙的亮,村里又都是泥巴路,而且很多都是凹凸不平,还有一些碎石块铺在泥土中。

安云落走的急,加上她才六岁的身体,不摔跤都不可能。

“我……”安云落只觉得丢脸极了。

走在后面的小姑娘安春暖也吓了一跳,连忙快步上前,扶起安云落心疼的问道,“四妹,是不是摔疼了?大姐给你揉揉,揉完了就不疼了。”

“我,我不疼。”

安云落死鸭子嘴硬,明明膝盖痛的要死,但她死都不肯承认摔疼了,更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真的好丢人啊!

竟然被一个小屁孩气得摔成狗吃屎,这真是丢人都快丢到奶奶家了。

安云落尴尬的脚趾扣地,默默的从地上爬起来,手上衣服上全都是泥土灰,膝盖也都磕破了皮,而且还黏上了一些杂草,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小姑娘安春暖连忙从怀里拿出一条帕子,小心翼翼的替她擦了灰尘和泥土,又温声细语的哄道,“四妹没事了,就是破了皮,很快就会好的,四妹不要怕哦。”

而安云落看着安春暖,小心翼翼照顾她的样子,莫名心里有些温暖,突然觉得摔这一跤也值了。

她心里有些暖暖的说道,“谢谢大姐,你真好……”

安春暖也是抿唇微微一笑。

倒是三哥安楚枫有些心虚,站在后面没敢吭声。

而二哥安景钰也难得微微皱眉,看向三弟安楚枫的方向,忍不住说了一句,“四妹还小,你不要逗她,而且这路不太平稳,也极为容易摔跤。”

“哦……”

三哥安楚枫摸了摸鼻子,心虚的点了点头,“下次不会了。”

小说《渣爹死遁娶亲,我带着亲娘闹翻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